<strong id="ncmut"><kbd id="ncmut"></kbd></strong>
<dd id="ncmut"><track id="ncmut"><video id="ncmut"></video></track></dd>
    <nav id="ncmut"><center id="ncmut"></center></nav>

    <span id="ncmut"></span>

    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    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流年】黑狗曾来过(短篇小说)

    精品 【流年】黑狗曾来过(短篇小说)


    作者:朱朝敏 举人,3827.89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353发表时间:2019-05-03 22:58:02


       一、纵身一跃的睡眠
       微信群的蜡烛亮成了灵堂。群是我们高中同学群,飘曳的红蜡烛上方有一段文字,是清晨时A君发出的消息。消息说,田同学今天凌晨走路了,他趁着夜色从自家阳台走下来,走出十个楼层的距离,走到地面,完成了生命的最后一跃。A君从事文化工作,以文学笔调淡化了死亡的惨烈,我们没有责备他。他说田同学跳楼自杀,极富修饰语气,实际是……换而言之,他对田同学的死长长舒了一口气,似乎,田同学死得其所——旦总不能在文字中直接表达,那岂不是幸灾乐祸?A君换了一种语气告知死亡,不过输送出他曲折的尊重。
       我们不会不懂。
       但我们真的理解田同学吗——不,准确地说,我们理解了他的跳楼自杀?
       田同学是警察,与我生活在一个小城。十多年来,各种理由的同学聚会此起彼伏,田同学也隔三岔五地参加,看不出淡然也看不出热情。比如高中学校50年校庆,比如他为我帮忙处理了一件小事,我请客,召集一帮同学小会,他姗姗来迟。似乎还有几次,均可慢慢道来,而这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。近四年来,进入中年的我们每年都有一两次聚会,我偶尔参会,他固定缺席。
       但我们不能要求他了。
       A君最后一次描述他见到的田同学:消瘦,脸上黑沉,眼角都是褶子,眼睛发红满是血丝,眼神不知在看哪里,与人说话时只会哦哦。田同学显然不想理我,要不是我喊他并站在他面前,估计他看见我就当看见……A君嘿嘿笑着吞进他比拟的词语,狗屎?陌生人?树叶?是哪个无关紧要,要紧的是,田同学越走越远了。
       他这是明显的自暴自弃。我们异口同声地总结。但我们也知道,田同学不快乐,不快乐的情绪笼罩了他压制了他。我们私下议论多次,他怎么能这样呢?他是警察是一个成年人,他不可能没有调节情绪的能力,只要他努力,他能够的,他却任由自己沉陷。我们嘘嘘哀叹。
       哀叹中,我们不免回忆他的经历。我们在笑声中一起回忆。
       两年前的一个初夏,他接到一个任务,对口负责某个乡的某个村,村名叫鸭子口,鸭子口村刚刚收割了油菜和麦子,那么,如何处理成堆的秸秆成为五月的一项大事。以往,农民大都把秸秆堆在田间地头,然后一把火完事。但现在,明文规定,为了保证空气质量,不允许焚烧秸秆。具体说,他的任务就是亲自到田间地头督查,严禁村民焚烧秸秆。
       五月的一个周末清晨,天刚蒙蒙亮,田同学接到电话,村民趁着这个机会正在田间焚烧秸秆。他和同事赶去。噼啪燃烧的秸秆已冲起大火,烟雾跟着大火腾到空中。他们上去,手忙脚乱地扑打,烟熏火燎中,扑打有些艰难,但他还是一边扑打一边耐心解释:焚烧的秸秆不能燃烧充分,随着烟雾腾到半空会形成有害的气体,而且还会形成严重的雾霾,这些都不利于我们身体健康。意外发生了。村民不信,他们不信的理由坚不可破——看看互联网看看科技书,看看网民的议论,早有共识:雾霾形成与焚烧秸秆不能成为因果关系。更主要的原因是,村民认为,焚烧秸秆后的草木灰可以改变土壤结构使土地肥沃,这是祖上传下来的经验,他们深信不疑。所以,村民听见他的叨叨令,不由恼火。两三个壮年汉子上前骂他二货傻×,也许比这个更加难听。田同学被辱骂,当然要反驳,但他毕竟是警察,注意了言辞,只是要求村民“嘴巴放干净了说话”。田同学克制了情绪,但村民却不,或许从田同学的克制中读到了虚弱,他们由此助长了威风,旁边又有村民点燃了另一个秸秆堆。辱骂田同学的是庄氏兄弟庄大和庄二。田同学不耐烦地警告村民:你们不听劝告公然挑衅,小心我抓你们——庄二跳上前,推了把田同学,田同学本能地挥手,却被庄大抓住。庄大高呼:不得了,警察打人。村民闹哄哄地叫骂起来,而火势越来越猛。田同学气愤啊,想到自己的任务就是灭火禁止焚烧麦秸秆,现在却发生了正面冲突,任务完不成了。于是转身去警车上拿来水枪,对着秸秆堆灭火?;├怖驳乃魃?,庄二他们抢夺水枪。田同学手中的水枪气势汹涌,对准了庄二。庄二顿时被水枪冲倒在地上。这是疑问点:到底是庄二身体朽货,经受不了水枪的猛力而倒下,还是他故意而为?
       事情在这里发展出质的变化。第二天,鸭子口村的村民聚集在派出所,状告田同学粗暴执法,强迫农民承认焚烧秸秆形成雾霾并动用公器威胁,造成人员二级伤害。他们扯起横幅,抬着受伤的庄二,把派出所院子门围得水泄不通。暂不论焚烧秸秆与雾霾的因果关系——这条恐怕论上一天也不会有结果,但另一条……庄二的受伤鑒定白纸黑字啊,如果不及时给出意见,鸭子口村民肯定会闹到市政府去,而此时正值省级文明办来验收——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(A君如此补白)。派出所当机立断,应诺村民,一定严肃处理田同学。
       结果是,田同学被??钆獬プ?,并上门道歉。庄氏兄弟不接受道歉,不接受田同学所在单位的好意斡旋,相反,他们捏着那张受伤鉴定书告到纪委。不久,纪委处理意见下来,田同学受到严重警告处分。
       事情到此为止了吗?
       没有。一张照片传到了我们当地的一个生活论坛上,照片上,田同学开着敞开窗户的警车出现在学校,下面配有加粗的文字:警察开着公车接送儿子上学,请“人肉”他。随即,这张照片传播到其他网站。A君及时补白:田同学倒霉到家了,他这是出警返回途中,刚好经过儿子学校,因为儿子下楼崴脚,顺便带儿子回家,哪想……A君摇脑袋,我们跟着叹息。炒到网络上的田同学,再次被人翻出他与庄二的冲突,田同学一下成为我们所在城市的名人,但这个名人绝对要加上引号。沸沸扬扬的舆论下,派出所不得不再次处理田同学,如何处理?田同学闲起来了。没有事情做,没有人理睬。仿佛一块被盐水腌浸的腊肉,只能挂在冷寒天中去风干,要不就会腐烂发臭,会带来严重影响大众呼吸的质变事件。
       回忆到这里,我们沉默了。能说什么呢?田同学的遭遇有些无厘头。我们忍不住把他偷换成了自己?!叭滩蛔 辈⒎且馕段颐巧聘卸嗲?,而是我们也曾撞在现实这块石头上,领教了这块石头的厉害,不过是多与少、重与轻的问题。我们只有沉默。
       田同学后来找过我。另一个同学B君冷不防打断了沉默。B君是精神科医生,说话总是小心翼翼。他找我开药,帕罗西汀。我们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她,看向她突然紧闭的嘴巴。B君脸红了,纠正道:别误会,他不过经常失眠、心律不齐什么的。
       但他就是不快乐,情绪低沉。A君大声道。这有什么呢?他不放任自流就好了,完全可以的,比如找我们这些同学倾诉倾诉,也可缓解下压力吧,说不准我们还能帮他出出主意,可他偏偏不。
       B君道,他这是抑郁症,是一种病,我们不能要求他。A君附和道,这病我听说过,嗯,经常性失眠的确痛苦,所以嘛……这次,他倒是彻底解脱了。
       飽受失眠之苦的他彻底解脱了。披着黑夜的外衣,从10楼阳台走出,落到地上闭上双眼,实现了永久睡眠。我也如此认知。关于抑郁症,我认知有限,但成年的我多少还是明白:这纯粹来自精神方面的痛苦,无法麻醉只能生硬接受的痛苦,时不时就有洪水般冲垮意志这道闸门的危险,那么,终结它,有时候等于终结生命。
       失眠。不快乐。焦虑。疲乏。它们蔓延在肉身,哪里只是田同学的独享?2006年中国6个城市的调查报告显示,普通成年人一年内有过失眠的比例高达57%,其中53%症状超过一年。而失眠正是抑郁症的主要表现,严重失眠还是抑郁症患者自杀倾向的主要原因。心理学家曾调查,抑郁症患者中61.2%的女性、68.6%的男性存在失眠。这些数据表明,失眠就在我们身边,抑郁离我们也不遥远,时刻等待机会上前拢身……
       曾贵为英国首相的丘吉尔代我们道出:心中的抑郁就像条黑狗,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。他又以过来人的姿态告诫,要是有黑狗来找你,千万不要置之不理。
      
       二、失眠横亘的夜晚
       今天你睡好觉了吗?
       这些年来的3月21日,我总会收到这样的手机短信。作为一项还未像世界无烟日、世界环境日之类普及的世界性活动节日,世界睡眠日有些冷清。它出现在我的手机上,缘于我曾被朋友介绍参加了一项调查,是在2008年深秋时节,有关睡眠质量的调查。作为回馈,2009年以来,每年的3月21日这天我会收到这条不乏温情的询问。
       这条固定的短信出卖了我的某些经历,失眠曾经横亘我的夜晚。
       夜晚浓黑的空气中,风声隐约,不断震动,麻木睡眠这根神经,却唤醒我们的意识。意识的海洋中,我们清晰无比地看见,来自往昔的船只与现时交会而过,而被波浪折叠的剪影荫翳住某些感官……我曾经如此描绘失眠。
       那是一则被约的小文,它将出现在报纸上,我周围的人很可能会看见。他们看见的——不是文字,是我的失眠。失眠的症状将会佐证我的疲乏苍白,还有比较严重的黑眼圈眼袋,更甚的是,它会佐证我疏于人际往来和一些公众活动的不合群。那时,他们会大着声音建议,你精神太差,原来是长期失眠啊,多参加活动多多与我们交流哈,还独行侠似的,你的失眠恐怕更严重了。他们早就说过。这次如果抓住文字证据,更会言辞凿凿。但家长里短和推杯换盏却更助长失眠,我这样的看法,他们听闻,恐怕会笑掉大牙。如此,我选择了矫情,尽量将“失眠”去掉色彩,屏蔽了它天生的痛感。
       现在我一字不漏地重复那段文字,好像我昨天才写出。这番感觉下,我陡然醒悟,那时我没有矫情,而是以经历者的身份客观地描述其症状。是的,那时是2008年5月,汶川地震了,震源离我遥远,但是又很近。地震时,我刚从医院看望一个病人回来,泡了一杯绿茶,就在茶叶苏醒中,陶瓷茶壶突然从桌上滑落,泼溅到胸前,而我不堪一击地倒在地上。突兀而猛烈的……我坐在地上,胸前湿漉狼藉,裸露在V形裙领外的皮肤迅速地发红起泡。热茶烫出的疼痛似乎掳走我的思维。很快我知道,发生了地震,距离我近一千公里的震源波折到我这里,并伸手捏住我的脑神经。5月中旬开始,我失眠了,睡眠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一刻钟也不曾光顾。那时,一种情绪浸染并主导了我本来就脆弱的睡眠神经。我在其中沉陷,随波逐流,但我拒绝承认,这么长时问的失眠就是—种病。我情愿自己“矫情”,也拒绝将之归纳为“症状”。说到底,我是羞于承认自己患上失眠症。
       那个染病的人,我的一个师兄,他以溃败的外形警醒了我。失眠症下的肉体和精神,犹如一缕飘忽的青烟,左右摇晃,散发出类似梅雨天的霉味,然后颤抖着足迹消逝,唯有灰烬证明它的存在。
       这是可怜的,也是令人不齿的。
       看看,他年过而立,上有长年患病的老母,下有一双儿女,可谓家庭的中流砥柱,那么,他有什么资格放任自己失眠?他有什么资格哈欠连天地在眼眶漫出浑浊的水液?他又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诉说他的痛楚?事实却是……他的痛楚在他断续的诉说中碎片化,而碎片又呈现了真实,但真实在放大的“溃败”具象前丧失了共鸣。起码在那时的我看来,“失眠”分解了学识渊博的师兄的某些魅力,也分解了我的尊重。
       我试遍了所知道的一切药物,没用,根本没用,哪怕一个晚上吃掉好多安眠药……哈欠吞掉师兄后面的话,眼角的皱纹适时堆叠出无奈。师兄右手在脑袋上抓痒,而脑袋上乱糟糟的油腻头发已冒出大片的灰白。
       我调转开目光,说道,你可以尝试下,把白天的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。我的语气干脆,把建议说成了吩咐。
       我懂你的意思,不是我不做事,而是有些事情身不由己。
       师兄说的身不由己,我知道。他的确做过许多事,办过民刊,开过印刷厂,跑过运输,现在在一家杂志社办刊物。怎么说?他的经历丰富是丰富,却充满了失败感。民刊一度红火,却因经费断了链条只好停罢。印刷厂因为合伙人一夜卷走了所有现金留下债务,他只能变卖了设备还债。运输当地土特产到荆州,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带进派出所,吊销了营运资格证。办杂志呢?也颇不顺利,惹了不少麻烦。而事件标志的失败,分明证明,他的勤勉和用心实实在在,结局大抵相似,他总是输在一股气上。他自己概括为“意气”。
       说到这里,师兄羞赧一笑。一点不假,那个真正的词语被他的羞赧及时遮盖,也只是欲盖弥彰。意气在诸多行为前反复出现,已差不多露出了底牌,就是那点尊严,做人的尊严??烧飧龃视?,在闲聊中提出未免正儿八经了,它的确存在,但缺乏庄重的场所,它的缺席理所当然。我们固然心领神会,固然都不会点破,却忍不住不约而同地做了一个动作。我们微微垂下脑袋。不好意思啊,我们竟然刹那间集体领会了那个词语。师兄再一个哈欠后,又接着说,总感觉自己像条狗……
       那次我们一起在茶楼喝夜茶。师兄没有喝茶,他喝白开水,原因再明显不过。十一点还差一二十分钟,师兄告别,他要恪守生物钟规律,在十一点之前赶回家上床,哪怕继续“失眠”。我们抚掌大笑。

    共 11172 字 3 页 首页123
    转到
    【编者按】“我”同学,普通的警察职业,普通出警一次,任务就是亲自到田间地头督查,严禁村民焚烧秸秆,在处理过程中,出现了点小意外,有村民意外受伤。村民聚集在派出所,状告粗暴执法,强迫农民承认焚烧秸秆形成雾霾并动用公器威胁,造成人员二级伤害。他因此受处分。而更雪上加霜的事情来了,他出警返回途中,刚好经过儿子学校,因为儿子下楼崴脚,顺便带儿子回家,一张照片传到了当地的一个生活论坛上。因此,他被单位“雪藏”。因此患上抑郁症,走上了不归路。而“我”也正遭遇抑郁症的痛苦?!拔摇背晌艘幻沂档幕獬づ苷?,追根溯源是因为失眠。心理学家曾调查,抑郁症患者中61.2%的女性、68.6%的男性存在失眠。我们很难究其根本原因,但似乎逃不脱现今的社会复杂、压力、?;?、焦虑……等等这些原因。英国首相丘吉尔代道出:心中的抑郁就像条黑狗,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??杉钟糁⑹堑苯裆缁岵豢珊雎缘囊淮笾⒆?。小说透过事件探究根本,去也无法给出具体答案,带给读者无尽的思考。佳作!倾情推荐阅读!感谢作者赐稿流年!【编辑:妖怪山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F201905110001】

    大家来说说

    用户名:  密码:  
    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妖怪山        2019-05-03 22:58:50
      欢迎继续赐稿流年,问好。
    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逝水流年        2019-05-11 22:13:50
      品文品人、倾听倾诉,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。
       灵魂对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。
       善待别人的文字,用心品读,认真品评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!
      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、优雅美丽的流年!
       恭喜,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!
       感谢赐稿流年,期待再次来稿,顺祝创作愉快!
    爱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,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。
    共 2 条 1 页 首页1
    转到
   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    分享按钮 6和彩票现场直播_6和彩票口诀 郑永年| 华晨宇| 演员彼得方达去世| 我有一座恐怖屋| 徐正溪| 老司机| 华山| 朱一龙| 华山| 完美世界|
    郑永年| 华晨宇| 演员彼得方达去世| 我有一座恐怖屋| 徐正溪| 老司机| 华山| 朱一龙| 华山| 完美世界|